集團旗下企業: 福華通達
語言選擇:中文中文

英文英文 中文中文

如果沒有草甘膦……

2017-02-24 12:03:32
來源:《中國化工報》
草甘膦同學最近比較煩,因為扯上對可能致癌話題 ,它數次“被上頭條”,在眾多爭議中,甚至有聲音表示要讓它馬上消失。對此,草甘膦表示壓力山大,一臉大寫的無奈。今天,我們就來看看草甘膦都攤上了什么事兒,并大膽做個假設,如果沒有草甘膦,眼下會當如何呢?

除草界的責任擔當
      超市菜場,自在地選擇物美價廉的食材;
      周五晚上,開心地約上好友吃頓賞心悅目的大餐;
      茶余飯后,點開購物APP,為換季挑個新式樣的衣服;
      田間地頭,作物迎風而立,長勢喜人,農民查看莊稼生長狀況,判斷著來年的收成;
      這些場景,大家都不陌生吧?不論是食品還是紡織衣物,每個人好像都有了越來越多的選擇。“地”里來的小麥、水稻、大豆等主食、瓜果蔬菜、棉花、藥品植物等,支撐了咱們最基本的生活幸福感。你知道嗎?截至2015年,我大祖國的糧食產量已經保持了12年連增,以占世界1/7的耕地面積養活了全球約1/4的人口。而這一切,農藥的使用可是功不可沒。植保協會的數據顯示,1960年每公頃農田只能養活2個人,現在則能養活4.5個人。如果不使用農藥,全球將損失50%的農作物產量。
      抵御害蟲,打敗雜草,干掉病毒,講真的,為了保護我們的口糧和其他經濟作物,各種殺蟲劑,除草劑,殺菌劑也真是蠻拼的!而我們今天的主角草甘膦,目前全球產量和用量最大的除草劑,就是個有名的“拼命三郎”。
      作為除草界的責任擔當,草甘膦被廣泛用在休閑地、兩季作物種植休閑期間雜草滅殺、播種前雜草滅殺、苗后定向噴霧、果園定向噴霧等領域,涉及大豆、玉米、小麥、水稻、油菜、甜菜、甘蔗、向日葵、棉花、橡膠樹等植物,以及防火隔離帶、森林防火道、公路、鐵路、機場建設等眾多非耕地。
      據沈陽中化農藥化工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劉長令介紹,2014年,草甘膦的全球銷售額已經達到57.2億美元了。說草甘膦“很拼”,不僅是因為它的用途范圍廣、市場份額大,還有它的低成本和低毒性。95%的草甘膦原藥現在的市場主流價格在18000元/噸左右,零售草甘膦水劑(41%有效含量)1 kg售價在30多元,農民伯伯都覺著便宜;而據農業部公開的數據,草甘膦毒性是非常低的,就鼠的經口毒性半數致死量來說,它比食鹽的還要低,因此相比其他除草劑,草甘膦的低毒優勢就更加明顯了。

想安靜地做個除草劑   不容易
      作為目前頭號除草劑品種 ,市場份額如此之大的草甘膦常被人們拿放大鏡來研究。雖然科學家們都在不停的探索和追蹤草甘膦的各項理化性質,也有諸多實驗數據證明其對植物和動物的作用機理完全不同,按照規定使用的草甘膦除草劑對人體沒有不合理的風險。但草甘膦仍被聯想,好像只要接觸了,就會得胃病、腎病、肝病、心腦血管病什么的。對此,草甘膦也是“一臉大寫的無奈”。因為不能直截了當通過食用草甘膦,來判斷它的致死量,也不可能用一大批人做實驗,來嚴謹地判斷出某疾病與草甘膦攝入量的數值關系。 所以最科學的辦法就是,以專家們已經做出的試驗和數據為判定依據 ,畢竟,科學試驗還是要比聯想靠譜。
      草甘膦發展40余年來,先后有國內外數十家權威機構對其進行安全評估,絕大多數機構認定草甘膦不大可能對人體致癌。
      為了成為更安全、更環保、效果更好的除草劑,草甘膦行業一直在努力提升,規避風險。對此我只想說,想要安靜地做個完美的除草劑也真是不容易??!

沒有草甘膦會怎樣?
      我們知道,草甘膦并不是一個完美的除草劑,有一天,它可能會被比它更先進更優秀的除草劑替代。又或者,隨著科技的進步,未來農業發展可能與今天的景象完全不同,而那時候的草甘膦也好,其它除草劑、殺蟲劑也好,甚至都有可能被淘汰。但這是后話了,就現階段而言,如果沒有草甘膦,當下我們該怎樣呢?
      在草甘膦發明之前,人類使用的是更加有毒的橙劑和阿特拉津等除草劑。而在這些劇毒除草劑之前,人們采用的是手工除草的方法。如果沒有草甘膦,難道我們要倒回去使用這樣的除草方式嗎?
      既然發展潮流選擇了草甘膦,說明它具有獨特的優勢。正如四川福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張華所說,草甘膦至今已在世界100多個國家登記注冊,成為全球作物保護市場中銷售額最大的農藥品種。它的發展是有道理的。草甘膦對單子葉和雙子葉、一年生和多年生、草本和灌木等40多科植物的除草效果有目共睹,因此有較好的市場需求。同時草甘膦也是因其低毒性,才被這一時代選擇。如果沒有草甘膦,至少也得有其他更好的替代產品,因為現代化大型農業生產,單靠人力除草太不現實。
      既然除草是農業種植等領域的剛性需求,靠人工或者機器除草的方法已經不能滿足現代化農業生產的需求,所以目前看來,使用廣譜、低毒、成本低的草甘膦除草劑是解決雜草問題最為安全和有效的途徑之一。
      也許有人會問,除了草甘膦就沒有別的除草劑能用了嗎?當然不是,但是除草劑種類眾多,各有用途,各有優缺,毒性不一,效果不同??梢哉f,每一種除草劑都有它自己的市場和存在的意義?,F階段,生產的草甘膦原藥被用于許多復配劑型的研發,以挖掘背后更多的應用價值。此外,草甘膦在除草劑中屬于低毒產品,它的鹽類衍生物水溶性較好,在環境中不易積累,除草效果好,可用范圍廣,綜合考慮,在眾多除草劑中的優勢非常明顯。
      也有人會說,但既然草甘膦不夠完美,能不能找到更好的替代產品呢?其實,草甘膦作為除草劑安全使用的40余年間,其各項理化性質一直在被追蹤和審查,針對草甘膦所作的實驗和研究也遠多于其它除草劑。在通過眾多國際權威機構的評估基礎上,美國,巴西,阿根廷,日本等國家將草甘膦看作其發展可持續農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不斷增長 。由此可見,草甘膦是相對來說較為成熟的商品化除草劑,風險還是要小于其他未知品種。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要停止對新產品的研發和替代品的尋找,除草界的同仁們一直在努力。從技術和安全性角度來說,新產品的研發和試驗需要大量人力財力,也需要長時間的效果觀察。另一方面,從經濟角度來看,草甘膦確實有較大的成本優勢。雖然國內外眾多科研工作者都在不斷的努力探索,但想要在短時間內發明一種完美的,無毒無公害的,除草效果好的,并且成本更低于草甘膦的除草劑,難度太大了。

怎么辦?——利用價值 規避風險
      現階段,我們應該如何對待草甘膦產品呢?看看國際大佬們是怎么想、怎么做的吧!
      佛羅里達大學教授Kevin Folta認為,草甘膦是農民的一個好工具,將勞動力和燃料成本保持在較低水平,而且允許“免耕”農作,節省了寶貴的表層土。產品的危險性是與其劑量一起討論的,防止草甘膦對人體造成危害,最好就是避免濫用和過量使用。
      孟山都首席科學家Donna Farmer解釋稱,當依照標簽說明使用時,草甘膦有著悠久的安全使用史,不會帶來不合常理的危害。同時,對所有農藥產品來說,執行嚴格的操作要求,都將有力地限制其對農業工人、環境及其他非靶標生物的潛在暴露。農藥畢竟是農藥,使用時是要遵守規范要求的。
      前拜耳作物科學亞太地區產品安全和可持續總監郭井泉表示,我們應該樹立享受技術進步和經濟效益, 規避潛在的風險的開發和經營理念! 通過培養用戶規范操作的習慣、改進藥械等操作工具、回收循環利用廢棄包裝、減少和禁止廢(污)水排入水體等途徑,減少農藥對非靶標生物和環境的污染。生產企業也要對產品生命周期管理(從創制到使用和使用之后)落實責任關懷;使產品的效益最大化,潛在的風險最小化。
      凡事皆有風險,草甘膦也不例外??磥?,專家們并不是沒注意到草甘膦的風險,也不是沒找到解決方案。強調草甘膦的正確使用方法,設置草甘膦的檢測標準,本身就是為了規避風險。規范使用,規范使用,規范使用,重要的事情講三遍!有力地執行藥品說明上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項,可以極大程度上規避草甘膦環境污染和農藥殘留的問題,更減少人體對草甘膦的直接接觸,進一步確保安全性。
      正如郭井泉所說,享受技術進步,合理規避風險,不僅對草甘膦如此,對其他科技產品也是這樣。

 配發【那些關于草甘膦的坊間傳說】

“草甘膦致癌,不能用?”
      2015年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發布報告稱,草甘膦“較可能對人類致癌”,引發大范圍爭議。IARC將致癌物質分為5類。對人類致癌,較可能致癌,可能致癌,不確定是否致癌,和可能不致癌。“致癌”一說聳人聽聞,事實上,與草甘膦一樣被列為“較可能致癌”級別的物質還有食用紅肉(豬肉、牛肉、羊肉、兔肉等)等,而更高級別的1類致癌物還包括煙草,酒精飲料(紅酒、白葡萄酒和白酒等),檳郎,加工肉制品(香腸、火腿、熱狗、培根、醬鹵肉、燒烤肉等),太陽輻射等。
      國際癌癥研究機構專家魯米斯博士表示,措辭上的差異和信息了解的片面,造成許多公眾對致癌物的恐慌。事實上,IARC對致癌物級別的劃分 不代表該物質致癌風險的高低,只代表當前該物質致癌的證據充分程度。

 “草甘膦劇毒,碰不得?”
      略夸張啊……毒性是每個農藥品種都不可逃避的話題,關于農藥毒性的探究非常多,為了保證食品數量、質量和安全,全世界范圍內開展了眾多相關研究,也針對各種食品、化肥以及農藥等都提出了相應的規范、標準和使用方法。
      就草甘膦來說,它在眾多農藥種類里屬于低毒低風險一類,在除草劑領域中是效果較好而毒性較低的品種。在農業部公布的數據中,人對草甘膦的每日允許攝入量為1 mg/公斤體重。以75公斤的人為例,假如草甘膦在大豆上的殘留量為20mg/kg,在不經過任何洗滌和表面損失的情況下食入7.5斤大豆之后,草甘膦的食用量仍在安全范圍內,而大豆可能要比草甘膦先引起身體不適。當然,毒性和危害是與劑量分不開的,農藥殘留可能危及健康,除草劑的使用還是應當在規范和謹慎,特別是應避免濫用。

 “由于高風險,國外不使用草甘膦?”
      首先,草甘膦的發源地就在美國、巴西等國家和地區,不論是技術研發,還是農場使用,國外對其研究明顯更多。自推廣以來,草甘膦在全球范圍內迅速發展,廣泛使用在全球160多個國家有注冊登記。
      其次,從我國幾家大型草甘膦生產商和貿易商的主要市場分布來看,其多數草甘膦產品是銷往美國、阿根廷、日本、巴西等海外市場,可見國外對此產品等依賴程度。2015年,我國出口金額過1億美元的農藥品種有10個,共計86.1萬噸和27.7億美元,其中草甘膦仍獨占鰲頭,出口52.6萬噸,12.7億美元,同時,草甘膦也是我國向美國、巴西、阿根廷、越南等國出口金額最大的農藥品種。

 “使用草甘膦=轉基因作物?”
      凡是經過政府部門批準的轉基因作物都是安全的,全球各權威機構也對轉基因作物的安全性一致肯定。然而一些關于轉基因作物的謠言使得草甘膦成了“躺槍”最狠的一種農藥。
      草甘膦的普及使用出現在轉基因作物20年前,是廣譜性的除草劑,具有低毒、低殘留、鹽產品水溶性好、除草率高、成本低等優勢,用于非轉基因作物也很多。為何會與轉基因技術相聯系?因為一些作物中轉入的是抗草甘膦基因。那為何要轉入這樣的基因片段呢?是為了節約噴灑除草劑的人力消耗,避免作物受到噴灑時的誤傷。而轉基因作物本身,并不與使用草甘膦劃等號。

 一題一議:因噎廢食不可取
      關于草甘膦爭議,各路專家的“口水戰”已是屢見不鮮??偟膩碚f,不論是持支持觀點還是懷疑態度,根本出發點都是為了讓大家既吃飽、又吃好,既解決基本需求,又兼顧更高質量。然而不管是草甘膦還是別的產品,當問題出現,更多的應該是嚴謹的試驗證據以及解決問題改善現狀的辦法,而非極端化地矯枉過正,因噎廢食。
      我們不要聳人聽聞的傳言,而要更多科學理性的分析???ldquo;妖魔化”產品博取眼球并不可取,我們需要更多的全面而系統的分析釋疑,需要科學地認識產品本身,更需要理性地看待產品的價值和風險。任何一項技術都有其自身的局限性,然而現階段不能因為產品出現了爭議性的問題,就一下子抹殺掉它存在的價值,誠如不能因為手機輻射不利于健康就棄之不用一樣。從目前的實際情況看,如果沒有草甘膦,在農業科技沒有顛覆歷史性的重大突破的時候,我們并沒有什么更好的選擇。一刀切式的否定草甘膦,顯然不能解決問題。當然,我們也期待,未來科技創新可以支撐人們越來越高的生活質量需求,最終完美解決農業及非農業領域的除草問題。
      我們不要空有的口水戰,而要更多實際解決方案。已有科技產品在使用過程中出現爭議和問題是在所難免的,這同樣也是科技工作者責任心的體現。不斷的挑剔和質疑,本身也是幫助產品本身向更好方向發展的助力。但若一味沉溺在叫囂中,就能解決問題了嗎?能不能在利用其價值的同時,想辦法控制或規避它的風險呢?我們都知道,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生物和化工技術,必將是人類解決糧食問題的重要途徑。
      理想狀態下,這些產品和技術不應對人類健康和自然環境帶來任何負面或者潛在影響,但依目前的技術水平,我們顯然很難做到這點。所以,每一種產品的推出,都必將經過一系列的實驗和考察,以便全方位掌握其優劣勢,同時,也有與產品相應的大量使用說明、規范標準、注意事項,來幫助用戶控制或規避風險。
      此外,國內外數以萬計的生物和化工研究者也在不斷地開發和探索,試圖將最新,最安全的產品推向大眾。最終,我們還是要依靠科技,依靠研究糧食作物生長的科學家們,來解決我們飯桌上的問題。
上一篇:福華集團連續3年入榜中國民企500強 排名上升89位 下一篇:2017年一季度農化行業政策法規盤點
青春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_青柠视频在线观看高清_青柠视频在线观看免费高清1